林羞知道自己就算不说,大boss一旦起疑了也不会轻易相信的,只好将吴军和叶子婷今天找了自己的事情跟他说了。

寒蔺君听了,脸上倒没什么其它的表情,只是斜睨了她一眼,轻轻嗤了一声,“那些同学倒是很懂得利用这层关系,八百年不见联络,一联络就带着目的性。”

林羞听了这话,顿时不高兴了,想反驳什么,可张了嘴却又无话可说,只好闷闷地转开头去。

寒蔺君见她这幅样子,大眼忽闪着,垂着眼眸盯着手中的手电筒,似是委屈得很,有点后悔自己说出这番话来,想道歉又觉得太过于刻意,于是两人之间沉默无言。

客厅中,一时间只剩下电视的声音在响,可现在他们哪里还有心思管那个节目呢?

寒蔺君察觉肩头的小家伙没动静了,将小人儿放下看了看,不由莞尔。

森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父母的对话声中睡着了。

歪着小脑袋,小小嘴角边是一滩明显水渍,双拳紧握,睡得香甜。

他宠爱地摸了摸小家伙光亮亮的小脑袋,看向林羞,有意借此讨好地道:“老婆,森森睡着了。”

林羞抬眸看了一眼,起身弯腰伸手,“我抱他回房睡。”

寒蔺君小心翼翼将森森递交到她手中,趁机看了眼她的神色,小女人面色如常,看着孩子的眼中泛着母爱,但却看都不看他。

果然生气了。

阳光有活力清秀美女暖系唯美写真

他想说些什么,可想到孩子睡了,怕吵醒他,又只好作罢,眼睁睁看着她将孩子从自己眼前抱走。

摸摸鼻子,也起身往书房走去。

睡觉的时候再哄吧,希望到时候气消了些会比较好哄。

林羞将森森安置妥当,准备回卧室去。

在门边看了眼半掩的书房门,寒蔺君正坐在书桌前对着键盘上打字,工作中的他保持着绝对的专注,俊脸微凝,

她有些着迷地站在原处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他手中动作一点都没有停止过的迹象,不由吐了吐舌,大boss那么认真工作,她却在这边偷看入迷了,有点点小丢人~

收回目光,转身小声回房,将门轻轻关上。

洗漱过后,看时间还有点早,便坐到被窝里看书。

手机响起,她拿过来看,是叶子婷发来的消息内容:寒夫人,请问问过寒总了吗?他是否有时间可以安排给我们节目呢?任何时间都可以,我们可以配合他的。

林羞还和寒蔺君生着闷气呢,可归根结底也是因为叶子婷的这个莫名要求,现在看到她又来信息催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时候好希望自己的性格能像萧楠那样直爽,有看不过去的人或者事直接就怼回=去,可毕竟她不是那样的人,真要跟人争执起来恐怕口头上不是对方的对手。

想到寒蔺君那句——那些同学倒是很懂得利用这层关系,八百年不见联络,一联络就带着目的性——她更是磨了磨牙。

讨厌的男人,干嘛用这种有色目光看她的“高中同学”?虽然她也不喜欢这样被人利用,可是……可是……

看吧,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明明有气却就是发不出来。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生气!

将手机扔在一边,咬着下唇瞪着某处看,看得那处几乎要冒火了。

那处:“……”

林羞想了想,做了个决定。

掀被下床,走出房间来到对面的书房外面,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她推门进去关上门,寒蔺君已经停止打字,正挑眉看她。

“怎么了?”

林羞抿了抿唇,问道:“……是不是真的不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