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云小舒的话,谢爷爷再去看拐杖时觉得顺眼多了。

再仔细看时,他觉得也还不错。

看多了就喜欢了。

他说:“唉,还是我曾孙女好。”

云舒内心:错,是曾孙女她有一个好妈!

依着女儿闯祸的劲儿,要是没有她这个妈在,等着屁股开花吧。

云舒将谢爷爷给忽悠好,她和丈夫起身,“爷爷,我和闵行去西阁楼接俩孩子了啊,我怕在那里又睡着。”

“走吧走吧。”谢爷爷挥手。

谢夫人也起身说:“我也回去了。”

“都走都走,你们在我这里,我耳根子不清净。”

云舒小声的嘟囔,“助听器都没了,你耳根子不是一直都很清净么。”

谢闵行开车去了西阁楼,云舒打开车窗喊:“溺儿回家了。”

田野小姑娘俏皮可爱凹造型清纯写真

谢夫人推开车门下去,“别喊了,估计睡着了。”

云舒也准备下去把女儿给报回来,谢闵行途中看了下手机,他拽着妻子的手,“别下。”

“为啥啊老公?”

谢闵行将他的手机递给了妻子,云舒看到二儿子的消息,她立马重新系上安带,在公婆下车后,迈巴赫踩着油门就蹿了。

谢夫人还在车后说:“这俩孩子,跑的这么快孩子也不要了。”

去到西阁楼,谢夫人推门推不开,“老公,你出门锁门了么?”

谢先生:“我没有啊,是你最后出去的。”

“咦,我记得没有锁门啊。”

但是屋门推不开,谢先生试了试也推不开。

“估计是孩子们锁的,我看看那边窗户开着。”

谢先生推开半扇窗户,忽然看到屋子的场景,他惊呆了。

孙女在家这是大闹天宫了吧!

……

云舒和谢闵行回到家就看到在哥哥怀中蜷缩着的小溺儿,她抱着葡萄在吃,还在看动画片,旁边坐着小侄子遇湦。“二哥哥你别换台,小妹子爱看这个。”

云星慕就陪着妹妹在家看。

云舒说:“星慕,你和妈说说咋回事让妈爸离你爷爷奶奶远一点?”

两个孩子扭脸,“爸妈你们回来了。”

“爸爸,你快保护溺儿,曾爷爷要揍溺儿啦,呜呜。”溺儿冲谢闵行伸手。

云舒却上前抱住他,“你爸没空抱你,和妈说说除了给曾爷爷的拐杖上贴字符,你咋又惹到你爷爷奶奶了?”

“米有呀。”

“得了吧,星慕你说。”

云星慕说:“过不了多久她和三千的罪行就会公布在我们群里。”

谢闵行上楼换了身衣服,他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小舒,我晚上回来晚些。”

“爸爸,爸爸你别走,你抱抱溺儿呀。”

小女孩儿在母亲的怀中朝父亲招手。

谢闵行上前抱了抱女儿,在她脸颊亲了一口又递给了妻子,“爸走了啊,星慕在家帮你妈看着溺儿别办坏事。”

云星慕哦了一声,他问云舒:“妈,我爸咋回来换身衣服就走了?”

“今晚你爸有应酬,那身衣服不适合回来换身西装。”

她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你呀,今晚妈连蹭饭的地儿都没处去。”

谢遇湦说:“娘娘,你去我家。”

“不了,你们今晚都吃娘娘做的黑暗料理吧。”

云星慕提醒:“妈,我大哥出门到现在还没回家。”

云舒:“你的意思是……”

“对。”

于是,云舒掏出手机给大儿子打电话,“喂,儿子。”

“曰”

“你在哪儿?”云舒问。

谢长溯:“本太子在忙,有事奏,无事退。”

“还太子,你等着被废吧。”

谢长溯:“你别等着我给你太子妈的头衔抹了。”

云舒不想和儿子掰扯了,她说:“谢长溯,你妈和你说正事儿呢。”

谢长溯拿着手机让酒儿先看着师傅加工,他拿着手机出门,“妈,你找我能有啥正事儿?”

“民以食为天,这是不是正事,这都算大事了好么?”

“我才不做饭呢。”

云舒:“没让你做饭,就是你回来的时候给我们捎一些外卖。”

“不带。”

“谢长溯,你皮痒了?”

谢长溯说:“我爸这个大厨不是在家的么?”

“要不是我老公出门应酬去了,我会用上你?”

谢长溯得知自己这个人是母亲的备胎,他说:“再见,你儿子不买了。”

“有本事你别回家。”

云舒要被大儿子给气死了,这小兔崽子,小时候软萌软萌的,抱着她的脸吃啊啃啊又是亲又是抱的,让她看到儿子心都萌化了。大了就是个气人精。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时候扒着孩子长不大,长大了就开始气人。

“这还没成年呢就给我来气。”

云舒坐在沙发上,“妈用手机定外卖。”

云星慕说:“妈,咱家太远了没人送。”

云舒:“对,我把这事儿给忘了,那还是吃妈的黑暗料理吧。”

她要去做饭,溺儿忽然伸出小爪子,抱着云舒的胳膊,“妈妈,你别去做饭了。”

云舒:“不做饭你晚上吃什么?”

“泡面。”

“乖,你别心疼妈妈,妈妈做一顿饭不碍事的。”

溺儿摇头,“不是哒,妈妈做饭总是面汤和面条,太难吃啦。”

云舒:“……”

溺儿又说;“要不我们去外公外婆家蹭饭吧?”

云舒:“……”

溺儿晃着云舒的胳膊,“妈妈,求求你了,溺儿真的不想吃面条和面汤。”

父亲做饭,荤素搭配,摆盘精美,有汤有面。母亲做饭,一碗面条,渴了有面汤。

溺儿的小嘴及其刁钻,她的嘴只认父亲的厨艺。

云舒的心啊扎的千疮百孔。

“好吧,妈去开车。”

这时,谢长溯微信问;“舒皇后请报饭。”

云舒说:“不用去了,你大哥回来给咱带饭。”

三个孩子一人说了一个,云舒一人说了三个,“好了,就这些。”

谢长溯看到母亲,弟弟们,和妹妹说的饭菜地名太分散,他将云舒的消息拒收,“妈,我直接去溯洄酒楼了,我买什么你们吃什么。”

云舒:“你爸也去溯洄酒楼了,指不定你们还能碰到。”

晚饭的事情解决了,紧接着是谢夫人在谢家群聊里@云舒问:“溺儿屁股开花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