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蔺君从文件里抬起头,挑眉笑睇着走近的她,“不躲我了?”

“寒总又不是幼稚的人,还是知道应该以工作为重,对吧?”林羞在刚才的位子上坐下,手里有东西,丝毫不怕他再有坏心思,睁着大眼和他对视。

寒蔺君勾起唇,故意凑近她,“激我?”

林羞抿着唇笑,头往后靠了靠,将手中的碟子端到他面前,“不激,跟分享美食。”

寒蔺君看了眼炸鱼糕,眼神波澜未动,倒是看向她的时候弯起了唇角,示意了下手中的文件,“没空,喂我。”

眼见林羞皱起眉,寒蔺君又收回,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反正我也没时间吃,忙着工作呢。”

林羞明知他是故意的,可又没办法就这么走开,只好将手中还没吃完的榴莲酥塞进嘴里含着,拿起一块炸鱼糕,往前伸到他嘴边,“喏,吃吧。”

寒蔺君便“勉为其难”地咬了一口,视线一本正经地放在文件上,唇边的笑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林羞也不自觉地跟着笑,把糕点放到碟子里,从嘴边拿下榴莲酥,也继续吃起来。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个看文件,一个吃和喂,好一会儿的静谧,这让林羞想起了之前请假在他家里休养的那两天,也是他在工作,她在看书,两人同处一室,安安静静地,一转头一抬眸就能看到对方,然后相视一笑,这样的相处模式,她好喜欢。

垂眸看着手中还剩一半的酥饼,有一丝困惑,问道:“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榴莲酥?”

寒蔺君翻了页纸,眸光微闪,道:“忘了,好像哪次一起吃饭的时候点的吧,我看应该挺喜欢吃。”

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

“是吗?”林羞偏着头想了想,她好像确实经常会点这种甜点吧,没想到就被他记住了,“那喜欢吃什么?下次我也可以帮点。”

寒蔺君头也未抬,淡淡地道:“问什么?自己观察。”

林羞无语了,刚夸了他呢,就拿乔起来。

两人在房内稍微吃了点,任助理打来电话,说餐厅已经完准备好,两人便一起下楼迎客。

很快,寒蔺君宴请的客人也陆续赶到,20人的大桌坐了十七八个人,林羞坐在寒蔺君身边,她另一边是任助理。

客人都是和京华集团有合作关系的各公司老总,以及各自带的秘书助理等人,男女都有,坐下就聊开了,气氛很是热络。

林羞一个都不认识,也不好太多话,看其他老总总是助理在一旁帮助叫服务员啥的,她觉得很囧,低头问寒蔺君:“要不要让任助理坐旁边啊?”

“不用,倒是提醒了我,”寒蔺君用热毛巾擦了擦手,勾唇看了任助理一眼,“有在,哪里还需要任助理?下次直接让他回家好了。”

林羞尴尬不已,怎么这样说话?说得好像任助理是多余的一样,这让他多难受啊。

回头看了任助理一眼,他应该也是听到了寒蔺君的话,正咧着嘴笑。

任助理笑呵呵地道:“寒总,我记住了,下次如果还是在京华酒店宴客,我会提醒您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