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雅反而没有小白激动,他警惕起来,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知道这欢小妞要使出什么妖招。

秦风雅到了自己地盘,手接过一杯酒,背靠着吧台,看着舞池中性感的小妞。

他品了口酒,对里边的女人挑眉,在欢颜看过来的时候,他噘嘴,色溜溜的隔空亲了下。

欢颜在舞池中央,改变舞姿加上现在的音乐,欢颜的动作似在放慢动作般,她轻咬嘴唇,眼眸水光明亮,对着秦风雅抛媚眼。

秦风雅看到欢颜这个动作他发狂了。

冲入舞池中央,捧着欢颜的嘴就亲吻。

欢颜愣了,她,她,她就勾引了那么一下,这,这就,就吻上了?

男人也太不经勾引了吧。

她推秦风雅,推不开。

欢颜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秦风雅的小腹送上一记拳头。

一声闷哼,秦风雅弯腰捂着下腹,他离开欢颜的嘴巴。

长发清纯美女樱花树下唯美写真

不过瘾的欢颜对着秦风雅再次袭了一拳。

行凶之后,拎着包立马逃窜。

是调酒师看着秦哥姿势不对,欢家小女都走了,秦哥在中间弯着腰干嘛呢?

他叫来几个小弟去看看秦哥发生了什么。

秦风雅倒吸一口亮起,浑身冷汗。

这女人真是下死手了,再往下一点点,自己就断子绝孙了。

秦风雅直接被小弟们搀着回了屋子,“秦哥,妞是不是,打到那儿了?”

秦风雅看着天花板,心中记丑欢颜,这是第二次!

“以后,看到欢颜这个女人,都给我拦着,不论在哪儿,大街上们也给我拦着。不教训教训她,真当秦哥我是好脾气。”

小弟们看了出大哥的好戏,能怨谁,还不是秦哥欠虐。

欢颜打人过了瘾,她又消失了三天,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吃吃睡睡挥霍度日。

秦风雅等了几日无果,再次上欢家的门……

自习室,秦笑笑中午定外卖吃的饭,她吃过后没有逛街直接去到教室做题,周生涯问;“不睡一会儿么?”

秦笑笑:“不会,我今天得去医院看侄子。”

秦千秋出生后,她这个姑姑还没怎么去看过孩子呢,万一这孩子以后长大说自己对他不好怎么办。

秦笑笑可是最喜欢娃娃们了。

她加班加点的将任务完成,一放学背着书包就奔去医院。

海岛上空气潮湿,对孩子生长不好,陈四大费周章的名人将基地改造一番,这个时间,李藏言一直在医院住着,陈绝色和秦千秋放在一起养。

秦笑笑去医院时,半路为两位妈妈买的晚餐带着。

走进医院,便和苏聘儿相见,“谭太太,怎么来这里了?”

苏聘儿见到秦笑笑,以及她手上的饭盒,“麦穗,这是?”

“哦,我两个朋友生完孩子不久,我过来看看她们。身体不舒服么?”

苏聘儿嗯了生,“我爸妈也在这家医院上班,检查一下身体,顺便去看看她们。”

“那就不打扰了,我先上楼,去看病吧,拜拜。”

苏聘儿点头,第一天见到秦笑笑,次日见到丈夫她便拉着谭岳给自己补“知识”,再次见到秦笑笑,她算是知道这位少女的身份。

丈夫说:“麦穗是杨总宠着的人,无法无天,少和她接触。”

苏聘儿觉得这女生挺好的啊。

丈夫又说:“看谁都是好的。”

苏聘儿想起丈夫,她走路嘴角都带着娇羞。

她在来医院之前,总是反胃恶心,以为是消化道的问题,因此他上楼直接去消化内科挂号,最后查了一遍,医生又让她去妇产科挂号。

“结婚了吧?”

苏聘儿点头,“结了。”

医生给她指了指方向,“顺着电梯去三楼的妇产科看看吧,消化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估计是怀孕引起的孕吐。”

“噗嗤”苏聘儿笑了,这医生真搞笑,她和谭岳每次都做了安全措施怎么会怀孕吧。

“医生,如果不是消化问题,会不会是别的问题,怀孕应该不会是。”

医生见了不少病患,误将孕吐当病症,错误吃药。

保险起见,他说:“有X生活最好先去妇产科检查一下,如果不是怀孕,我再给做个详细的检查。若是怀孕直接吃药对胎儿和母亲都不好。”

苏聘儿了然,原来是为了筛查一下可能性。

于是她又去了妇产科。

下午人不多医院走廊,病患不在了,突然安静起来。

她倒是轻松,坐在医院客厅的沙发上等结果。时间一到,她去取结果。

忽然,她拿着检查结果的单页慌里慌张的跑上楼找到产科医生,进门直接问;“医生,我和我丈夫每次都做避孕措施,不可能怀孕。”

医生拿过检查结果认真的看了看,她指着上班的图案锁:“这里便是没成型的孩子。”

苏聘儿吓死了,她发誓,自己一定不会怀孕,可孩子来了。

她紧张的手足无措,这孩子哪儿来的她都不知道。

医生看着苏聘儿担心的样子,她心中有了个假设。医生让苏聘儿把门关上,她才小声问苏聘儿:“和别的男人……”

“没别的男人,我从头到尾只有我老公一个男人。”

医生又对苏聘儿说:“我知道们艺人圈里很乱……”

“那是她们乱,我是谭太太,谁敢动我?”除了她丈夫,谁有胆子和浩翔地产老板娘搞暧昧。

从结婚至今,她亲眼看着谭岳做措施,自己也是个自爱的人,除了丈夫她没和任何人有过关系。

苏聘儿急了,这孩子是怎么来的吧。

突然怀孕,会不会谭岳想歪?毕竟她真的外出拍戏挺多的,但是,她每晚都和谭岳视频,他应该相信自己啊。

万一,他不相信怎么办。

苏聘儿扣着手指甲,紧张的开始抖腿。

医生以为苏聘儿不愿意说她的事情,于是问:“做人流么?”

“不。”

孩子一定是谭岳的,就是怎么有的她不知道。

苏聘儿拿过医生手中的结果单,她捏着包离开北徳医院。

半个小时后,她小跑进入浩翔地产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