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引,太玄之地最宽泛,也是门槛最低的职业。

整个太玄之地的面积宽广无比,且一百零八郡郡地内的势力多如牛毛,每一处地域的风土人情和山川地貌都不尽相同,甚至于彼此相邻的大城,都有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如此一来,几乎每一位初来乍到的修士和势力,入城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寻一位对本地极为了解的路引,而换句话说,一个好的本地路引,完全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过所有修士都明白,成为路引的门槛极低,因此这一行业之内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其中见多识广与滥竽充数者之间,可谓有着天与地的差别,而此时的董远,正在接受成为路引的第一个考验。

滚金宗的大金船之上,模样如十岁孩童一般的董远,抬头望着前方不知何时出现的两道黑袍身影,眸子中疑惑之色一闪而逝。

这二人于黑袍笼罩之下的身躯并未过分魁梧,而是显得匀称和修长,同时在董远的感应之中,二人的气息丝毫不显,宛如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太玄之地几乎人人皆可修行,因此此时这无丝毫气息显露,反而是另一种强大,随后董远正色,思索几息之后开口道:

“大人方才此言,其实有着些许错误,数万年前的血战并非未波及临川城,而是在五仙山仙圣与龙伯国国君交战的伊始,此城便已经被摧毁大半。”

话音落下之后,面色越来越自信的董远继续开口道:

“这段历史之所以不被人记住,是因为很早之前的临川城,只是一个极为不起眼的临江小村,这一点从其名字便可以得知一二。”

“你的言外之意是原本这凤仙郡外本没有海,是因为一场大战将大地崩裂,才成为了海?”

夜一黑色兜帽之下平稳的声音落下之后,董远的眸子内露出了些许诧异之色,接着赶忙开口道:

游泳馆清纯美女出水芙蓉照

“大人敏锐,凤仙郡内原本只有一条自北海流淌而来大江,后来因为血战导致大地崩裂,才变作如今一半陆地,一半海洋的地貌,随后侥幸存活的凤仙郡子民便在这海至畔,重新建立了临川城。”

董远说完此言之后,沉凝一息之后,继续开口道:

“凤仙郡因为地处北地,又因为大战被波及的缘故,因此整体实力在一百零八郡之中处于末尾,甚至就比天道崩灭的北海郡好上一些,所以在下考虑到如今北海的形势变化,以及混乱不堪的天机和气运,认为整个凤仙郡正处于危机之中。

“常言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一座城能不能在大战之中保存下自己,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城内的势力强不强,临川城乃至整个凤仙郡最强的势力是冯家,但是冯家在这波及整个太玄之地所有大势力的波澜之下,根本护不住临川城!”

董远开口的言语斩钉截铁,同时显露出了其对整个天下大势,有着远超一般人的大局观,其话音落下之后,身披黑袍的夜一点点头,转身对着一旁正在埋头嚼着水果的金元宝直接开口道:

“这名路引我很满意,就他吧。”

“好嘞,夜哥,我看这小子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深藏不漏。”

金元宝说完之后,将手中的果子往旁边一丢,接着搓着手自软塌之上站起,一脸笑容地继续开口道:

“这小子不但模样,还有心智都异于常人,善于把握机会,很有意思。”

金元宝的声音响起之后,被夸赞的董远向前行一礼,但后者眸子里隐藏的震撼之色愈来愈浓,因为在他面前的滚金宗少宗主,圆滚滚的脸上此时满是带着讨好的笑容。

滚金宗的行事作风董远可以说印象极为深刻,那就是用钱砸,想要去巴结讨好一个人,便用数不胜数的钱财开路,像如今金元宝这般扭捏姿态,实属不可思议,尤其金元宝的身份可是此宗的少宗主。

而就在董远压下内心的惊骇之时,金元宝的另一个举动便彻底让前者差点惊呼出声,只见这位圆滚滚的金大少,亲自抬手挑了两颗卖相最佳的果子,递给面前的两位黑袍人,继续开口道:

“那夜哥,按照之前的计划,我等便不在临川城逗留,而是直接入海继续北上?”

“先派一些人手去城内打探打探消息,这些日子一直在游天翁的背上,消息有些闭塞了。”

夜一的回应声落下之后,金元宝顿时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直接开口道:

“这不用夜大哥吩咐,我早已经在前几日让手下乘坐其余飞行种族,先行来了这临川城,利用仙币,向神机阁买了大量的情报,此时也已经送回了船上。”

“如此甚善!”

夜一的回应声中同样带着笑意,随后他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接过金元宝递过来的果子,同时一双明显极为年轻的右手出现于董远的视线之中,接着夜一的声音继续传出:

“那金大少,我们便直接入海北上,不过记得把这消息情报给我等看看。”

“好嘞夜哥,王管家你安排一下开船起航。”

金元宝大手一挥,一屁股坐会软塌之上,整艘面积庞大无比的大船之上顿时变得繁忙起来,一位位家将和水手骤然开始于船内穿梭,同时响亮的鸣笛之声冲向天际。

刺耳的鸣笛声向外传出之后,临川城广场之上刚刚抢夺完仙币的修士们纷纷骇然抬头,随后便有询问声传出道:

“这是鸣笛开船之音,可这属于陆地之上,这艘如此大的金船,如何能前进甚至遨游?”

“莫非此船能升入虚空不成?”

一位修士的声音刚落,其身旁便有不同的声音直接响起:

“不可能,这艘金船太大太重,哪怕最强的浮空阵法,也难以让其离地!”

就在广场之上众修士议论纷纷之际,甲板之上站于金元宝身旁的董远眼中,同样有着疑惑之色闪过,随后身子整个瘫倒在软塌之上的金大少看到前者眼中的不解,含笑开口道:

“小子,你是不是很好奇如何能将这艘如此重的大金船弄到临川城外的海域之上?其实很简单,你看本少爷身旁那站着的几个人便明白。”

董远听闻之后,将目光转向方才抬着软塌自船内走出的八道身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而当其看到身影上那些宛如大地裂纹一般的符文纹路之时,骇然的声音便直接脱口而出道:

“这几位莫非是地纹骇龟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