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况贤大哥,怎么没动静,难道他怕了?”

徐婉年有些狐疑的看着客栈。

“此人是否住在此地?”

有人开口问道,目光落在方均身上。

方均微微点头,“天下会有人见他进了客栈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我听闻此人与们天下会发生冲突之前,还用了一枚极品灵币买下了一块上古玄木?”

“确有此事。”

方均淡淡的道。

众人眼神颇为古怪,一枚极品灵币,即便是以他们的身份,也根本拿不出来。

这相当于一百二十万左右的下品灵币,而一名武尊正常修行,一年也只要七八万灵币就够了。

这还算是富足的。

Ruby眼睛闪闪迷人

若是手头紧些,两三万灵币也足够寻常武尊稳步修行。

“他是镇天派武尊,想来不会藏头露尾。”

况贤嘴角微微上扬,手中的琴弦不断拨弄,悠扬琴音绕耳,不少人脸上渐渐露出一抹陶醉之色。

越来越多人在听到琴音后,朝此地赶来。

“那不是况贤吗?他为何当街弹琴?”

“还不知道?听说是来了一名镇天派的武尊,况贤打算出手挑战。”

“还有这等事!”

后面赶来的人眼中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能见到况贤这种天骄出手,实乃难得,有时候观看这种比斗,能从中验证出自己的武道不足之处,得以提升!

“听闻那名镇天派武尊出手杀了天下会一名胡执事,所以况贤才会出手。”

“天下会的执事被杀了?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不懂吗,敢在我们平遂岛杀天下会的人,这岂不是对岛主视若无睹?”

“呵呵,等着瞧吧,我想这名武尊不可能轻易离开此地了,至少,也得当着众人的面亲自赔礼道歉。”

“我看最好要偿命。”

“想多了,人家镇天派武者,会给一个先天境偿命?就算是岛主也不会同意,真以为镇天派是小门小派啊?四劫法相金身若是动怒,怕是整座平遂岛都得掀翻!”

四周传来阵阵窃窃私语,有些话传入方均的耳中,让他面色微微一沉。

他个人希望对方能够偿命,但有些人的话的确在理,想来况贤也想到了这一点,根本不会对其下杀手。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四周路人见状纷纷让开。

来者正是天下会会主,方均的父亲方彻!

“父亲。”

方均上前一步,抱拳道。

方彻脸色阴沉的点点头,看向况贤的时候才挤出一丝笑意。

况贤正专心致志的拨弄琴弦,悠扬的琴音如山泉溪流,叮叮当当令人心情放松。

方彻见状,也没开口打断,而是朝方均低声道:“出手之人,真是镇天派武者?”

“孩儿亲眼看到了他的令牌,应该不假。”

方均低声道。

“可与黑山岛通缉的那三人相似?”

方彻又问道。

“不是他们。”

方均摇摇头。

方彻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如果不是那三人,就无法借用黑山岛的力量为天下会正名了。

不过还好,方均把况贤给请了出来,能够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对方一顿,天下会受损的名声也会得以恢复。

“喂,镇天派的武尊,况贤大哥亲自邀约,还畏畏缩缩的作甚?

赶紧出来应战,我们平遂岛可不是中州,来了我们这里,就得按照平遂岛的规矩做事。

真以为随意杀死平遂岛的武者,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徐婉年见苏寒迟迟不出面,忍不住大声呼喝道。

她一开口,四周不少武者也开口附和,这些都是平遂岛的土著,当然要向着自己人。

“镇天派武尊出来!”

“赶紧出来!”

“别躲了!况贤邀战,若是躲着不出,就把们镇天派的脸面丢尽了!”

呼喝声此起彼伏,渐渐的,连一些普通人也加入到其中,不断呼喊。

客栈的掌柜脸色煞白,站在柜台中脸上都冒汗了,幸好没多久,他便看到苏寒走出。

“客人,那两间房小店要收回,对不住了,我们庙小,可不敢与岛主府作对。”

那掌柜见到苏寒后,连忙走到他面前,连连抱拳行礼。

客栈内的其他人神色一动,这就是那名镇天派武尊?怎么还缺了一条胳膊?

“不敢跟岛主府作对,就敢跟我镇天派作对?”

苏寒笑着拍了拍掌柜的脸颊:“人家都没来找麻烦,这么着急撇清责任,这可不是经商之道,急着拍谁马屁呢?”

掌柜愣在了原地,不等他开口,苏寒已经走出客栈大门。

外面,众人见到苏寒后呼喝声顿时消失。

“这就是镇天派那名武尊?”

“怎么只有一条手臂。”

“怕是曾经被强敌斩了一臂。”

方彻父子俩和徐婉年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苏寒身上。

唯独况贤仿佛没瞧见苏寒似的,专心致志拨弄琴弦,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仙意。

“真是热闹。”

苏寒看了众人一眼,笑了笑。

“打算与我比拼武道,还是琴艺?”

苏寒目光落在况贤身上,淡笑道。

况贤仿若未闻,琴音却不知不觉的高扬了几分。

“况贤大哥有个习惯,与人比斗之前,喜欢弹奏一曲陶冶心性,且在这等着,等这一曲奏完。”

徐婉年上下打量苏寒,冷笑道。

况贤嘴角微微上扬。

“我可没这份闲工夫。”

苏寒抬手就是一记元神飞刀。

不过他计算好了力道,没用太多元神之力,不会取了况贤的性命,但却会让其昏厥。

锵——

况贤突然趴伏在了琴上,原本令人心情幽静的曲调顿时变得刺耳吓人。

“怎么回事?”

“况贤这是?”

众人脸上露出一抹愕然。

方彻反应最快,第一时间查看况贤情况,发现他呼吸有些急促,好像是昏厥了。

“嘶——”

心中倒吸一口凉气,方彻眼中露出一抹惊悚之色,这是什么手段?

堂堂聚魂初期的武尊,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晕了?

“是他?”方均下意识的看向苏寒,见苏寒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嘲弄笑意,方均心下彷如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