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胁我?”

苏寒脚步一顿,看向苏夏雨。

这一瞬间,苏夏雨隐隐有种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的感觉,她本欲威胁的话语顿时咽回了肚子里。

“不是威胁,只是提醒。”

苏夏雨沉声道。

苏寒目光扫过苏夏雨,苏冷,以及在场的一众皇族子弟,官宦子弟,最终淡笑道:

“们今日敢站在我面前,无非是因为我失去太子之位,还要前往大周王朝成为质子,觉得我对们产生不了威胁?”

众人沉默不语,但眼底深处隐隐闪动着嘲讽。

“哈哈哈!”

苏寒长笑一声,“们这群蠢狗,说们是蠢狗,都侮辱了狗。

我的武道火种已经恢复,修为比从前更甚,已是胎息境一重。

们以为我还需要前往大周吗?们觉得太子之位,我拿不回来吗?”

柔光美颜清纯少女白皙美肌透光唯美写真

包括苏夏雨和苏冷在内,所有人的脸色都一变再变。

是啊!

苏寒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他的修为已经恢复了,反而更进一步,成就了胎息境,苏国没道理让这样的天骄去大周王朝当质子……

许多家里势力并不是很强,只是随大流来落井下石的官宦子弟神色变得苍白无比。

“这是早已决定的事情,即便突破至胎息境,也无法更改。”

苏夏雨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这句话说的没有多少底气。

“那就睁大眼睛,等着看吧,四王府?呵呵……”

苏寒哂笑一声,转身回了冷宫。

苏夏雨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她隐约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也许,四王府不应该掺和到这件事里……

“七皇子,按照规矩,他必须前往大周王朝,对吧?”

苏夏雨看向苏冷。

众人也齐齐朝苏冷望去,眼中露出一丝希翼之色。

苏冷苦笑一声,神色复杂的看了冷宫大门一眼,低声道:“以我对父皇的了解,如果大哥真的突破到胎息境,父皇不会让他前往大周王朝……”

“真是可惜了。”

苏夏雨强笑一声。

要是苏寒去了大周王朝,以她这些年积攒的人脉与关系,她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对付苏寒。

“也许还有转机。”

苏夏雨始终抱着一丝希望。

南宫越那边,绝对不会看着苏寒重新登上太子之位!

……

当晚,南宫玉儿、南宫越、苏阴、以及与他们走的很近的那些大臣,就得到了苏寒突破至胎息境的消息。

原本热闹的宴席,顿时变得清冷了下来。

“舅舅!苏寒突破至胎息境,父皇绝对不会再让他成为质子!”

苏阴望向南宫越,眼眸中闪烁着一丝惊恐。

怎么会这样!

恢复修为也就罢了,为何短短时间内,苏寒竟然突破至胎息境?

他感到了极大的威胁!

坐在苏阴身边的林薰儿,神色同样有些惶恐,下意识的朝自己的父亲,镇远大将军望去。

镇远大将军林光远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哥,苏寒此子怎会突破至胎息境?”

南宫玉儿眼中闪烁着阴毒之色。

“也许是苏长生那老匹夫帮的忙,他的修为,我一直看不透,曾经怀疑他可能早已突破至先天境。”

南宫越沉声道。

先天境?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那副苍老的面容在他们心中,变得越发令人恐惧!

“苏寒有一口方天画戟,我怀疑是三阶神兵。”

一直默不作声的苏夏雨缓缓开口:“这口神兵是雷属性的。”

雷属性?三阶神兵?

“果然是那老匹夫!”

南宫越神色微变。

“这次我去找苏寒,被他毁了一口二阶雷属性的神兵,如果国师能把他的方天画戟取来,我希望能补个差价,把它卖给我。”

苏夏雨道。

南宫越神色一动,突然笑道:“如果四王爷能够帮忙开口说上几句话,那件三阶神兵,便是送给又何妨?”

苏夏雨沉默了几息,似乎正在思考其中的得失,半响,她微微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言罢,她转身就走。

“明日必须让皇帝派兵押送苏寒前往大周王朝,若是成功,就算他成为胎息境,也威胁不到我等。”

南宫越冷声道。

“国师请放心,我等明日会齐齐劝说圣上!”

一众大臣看看我,我看看,最后由林光远领头,率先表示立场!

……

翌日一大早,就有一个小太监来到冷宫,通知苏寒前往太和殿。

路上,小太监悄悄打量了苏寒几眼,突然低声道:“大皇子,您在皇宫内已经非常不安全,如果能前往大周王朝,或许才是您的机会。”

苏寒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小太监身上。

一息,两息,三息……

小太监被看的满头大汗,强笑道:“大皇子为何这般看着奴才?”

“还知道是奴才?”

苏寒淡笑道。

“大皇子此言何意……”

小太监心中有些慌乱。

“皇族的事情,区区一个命如蚁贱的小太监,也敢胡乱掺和?让我去大周王朝,这是南宫越他们最想看到的吧?”

苏寒冷笑道。

“大皇子您误会了。”

小太监慌忙否认。

“别着急否认,派来的人应该是李明晔,这条东厂老狗不好好干着自己该干的活,非要跟着南宫玉儿一起,打算颠覆朝纲,我迟早要取下他的狗头当夜壶。”

苏寒微笑道。

小太监闻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恐的磕头:“大皇子饶命,大皇子饶命!”

“起来罢,现在杀了,又会有人说我残暴不仁,应该庆幸,这不是在皇宫外头。”

苏寒冷笑一声,朝太和殿而去。

小太监连忙起身跟上,但一路上,他不敢再有丝毫言语,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跟着。

今日的太和殿,比往常要森严许多,殿外站着一群身着黑甲的军士,苏寒一眼就认出这些军士乃皇帝的贴身近卫——黑骑。

黑骑,一共有二百人左右,其中最差的,也是肉身境十重,最强的,修为则不会弱于南宫越!

这都是皇帝各方收罗来的高手,耗费了许多修行资源,悉心培养出来的死士!

殿外的黑骑目不斜视,即便是苏寒到来,也无法触动他们。

太和殿内本来有交谈声传出,但是苏寒一到,交谈声便戛然而止。

高坐于龙椅上的皇帝,目光威严,他看着苏寒冷声道:“逆子,昨晚又干了一件好事!”

南宫玉儿坐在皇帝身边,婉约端庄,脸上挂着淡笑。

“父皇,难道就没人告诉,昨晚有人企图暗害儿臣,却被儿臣生擒反杀?”

苏寒笑着拱手道。皇帝目光阴沉:“此事暂且不谈,今日召来此,就是要告诉,朕会命黑骑护送前往大周王朝,以后到了那边,就不能再像现在这般胡作非为,为我苏国惹是生非!

“我不去。”

苏寒道。

众人眼神一动,一直没有出声的苏阴心下大怒,果然不出他们的所料,苏寒不愿去大周王朝!

“说什么?”

皇帝似乎没想到苏寒会对此反驳,有些意外。

“我说,我不去大周王朝。”

苏寒微笑道。

“大胆!”

皇帝猛然站起身:“要抗旨?莫非以为是朕的骨肉,朕就不舍得杀了?”

“父皇,的确不舍得杀我,不过应该不是因为我是的骨肉,而是因为……我昨晚已晋升胎息境!”

苏寒淡笑道,他目光横扫殿内众人:“当初,因为我武道火种被奸人下毒,导致我武道火种日渐萎靡,修为倒跌肉身境一重,们便以此种理由,剥夺我太子之位……”

“如今,我修为尽复!甚至更上一层,已成为胎息境一重武者!所以这太子之位,理当由我来坐!”

苏寒看向苏阴:“以的品性,的资质,根本不配坐这个位子!”

“父皇!”

苏阴连忙看向皇帝。

“圣上,大皇子目无王法,应当马上送去大周王朝!”

南宫越站了出来。

“国师说的不错!大皇子太过嗜杀,不能再留于苏国!”

一众大臣纷纷站出声。

“大哥,苏寒昨日伤了芷沅,昨夜伤了夏雨,连自己的亲族都下此狠手,必须丢到大周王朝好好磨砺一番,希望他回头是岸,迷途知返!”

四王爷站了出来,沉声道。

整个太和殿,几乎九成九的人都出来反对苏寒,没出来的那些,只是因为平日处于中立。

“皇上,苏阴刚刚成为太子,若马上被剥夺太子之位,恐会让苏国皇族沦为他国笑柄!”

南宫玉儿委婉的道。

“们都闭嘴。”

皇帝眉头微微一皱。

众人见状,连忙闭上嘴巴,只是心底却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真的突破至胎息境了?”

皇帝打量着苏寒,眼中有一丝狐疑。

“欺君,是要杀头的。”

苏寒微笑道。

下一刻,他武道火种瞬间显化,但却不是太古紫极雷龙,而是苏寒当初的六品水属性火种‘冷狐’。

这是苏寒为了今日,所做的准备。

在系统的帮忙之下,他可以任意模拟任何一种火种,只要品阶低于太古紫极雷龙便可!

但这只是假象,本质上,火种不会改变,只能瞒过肉眼,无法瞒过真气的探查。

“真的是胎息境……”

许多人心中原本是不太相信的,现在却不得不信,望向苏寒的目光,变得越发忌惮!

“朕记得大周王朝的太子,也是在这个年龄突破至胎息境,哈哈哈!好!”

皇帝突然大笑一声:“质子的事情,就此作罢,朕会让苏冷去,至于的太子之位……”

“皇帝。”一名雍容华贵的老妇在几个宫女的陪侍之下,缓缓走进太和殿,“太子之位就不必更改了,否则天下人如何看待?我觉得苏阴坐这个位子,更加得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