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爷爷点头,也觉得有道理:“轻轻妈妈的案子,确实在闵慎心中压着,不破案也是一桩大事,那就任他破案吧,告诉老程一声,莫担心。”

“是,将军。”

十月底的时候,事情已经进行到了末端。

谢闵慎借着自己的权势,暗中带走了林倩,将她关在基地,用尽一切恐怖的手段迫使她在清醒的状态下说出事情的真想。

林倩到了后边,已经快崩溃了,她终于忍不住,将事情的全部过程说了出来。

到了警察局,林倩的精神还在紧张中。

谢闵慎身后的人将林倩送回,暗中褪去,他们和警察,从某方面来说,属于是对立关系。

“谢市,她这是怎么了?”

谢闵慎:“说大了过度惊吓,给她半个小时缓的时间,然后开始审问。”

大队长看了眼里边惨白的林倩,犹豫半个小时够么?

谢闵慎则趁着这个时间去了刘氏的审问室。

“谢闵慎,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刘氏说。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谢闵慎冷硬的坐下,他审问过很多亡命徒,只要到审讯期间,谢闵慎都让人从骨头缝隙中感到害怕。

那是种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

将人团团的用黑色包围。

让人从心底感到恐怖。

谢闵慎关掉一切电子设备,就连手机也放在桌子上,反扣在上边:“医生已经招了,用钱去贿赂他。”

“那又如何?怎么证明是我做的?”刘氏问。

“钱上有的指纹。”

对于刘氏,用不见棺材不落泪形容怕是轻了。

刘氏心中动容,心道:他竟然没有动钱。

但是面子上却装的毫不在意,谢闵慎手在桌子底下放了一个东西,连接外边的电脑,“他家有监控,警方已经提取出来。鉴证科的比对结果,指纹是的,百分之百确定。哦,还有女儿林倩。”

谈到她,刘氏激动起来,“倩倩怎么了?”

谢闵慎指了指她背后的墙壁说:“们母女只有一墙之隔。”

“谢闵慎,我女儿只是吸毒,被判两年就出狱了,为什么还在警察局?”

谢闵慎不在意的说:“怪不得不为她找律师,而是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找律师想逃脱法律的制裁,是因为,知道自己死罪难逃。”

刘氏一到冲动的时候,就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平稳,不路出马脚。

谢闵慎:“刘氏,林倩说,那晚她在后边跟着,亲眼看到去了我岳母的病房,然后,将我的岳母……捂死,再接着,去了医生办公室,将我岳母的病例偷走。”

刘氏激动的手都在抖着。

谢闵慎很过瘾,他重新翻开手机,让刘氏听录音,林倩的录音。

手机中清晰的传出来林倩的声音,他听到一半突然暂停。

“谢闵慎!”刘氏咬牙切齿。

谢闵慎此刻才体会到原来让自己憎恶的人恨得牙痒痒是这种感觉,他继续刺激刘氏:“知道么,的女儿,吸毒,还有HIV,她是什么就不必我多说。”

刘氏瞪得双目快裂开,“谢闵慎,我杀了。”

“不是我做的,是女儿自己染得。”

刘氏:“哈哈,哈哈,谢闵慎,在骗我。”

“对,我在骗。”

他看着时间,半个小时到了,于是起身外出,桌子底下的窃听器还在那里静静的躺着。

在谢闵慎离开后不久,刘氏就提出要上厕所,女警员陪同去。

她在出门口迅速挣脱女警官,跑去门口看到里边的女儿,林倩果然在里边坐着,看着神似正常人。

不,不会的。

倩倩,不会的。

几个警官,压着刘氏将她送到原来的屋子里,并且锁上门。

她一个人在屋里,疯狂的笑,“是,就是在报应我杀了,这只厉鬼,竟然伤害我女儿,我死了也要和挣,挣地位,挣金钱,挣的一切,哈哈。”

屋外的电脑上听得一清二楚。

谢闵慎一定要在三天内破案。

林倩供认不讳,她全部承认,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死了也比这样好受。

她全部交代。

有了林倩的证词,有了医生的作证,还有她的录音,之前黑工厂的事情,谢闵慎一个都没有放过。

开庭那天,林轻轻早上准备去学。

多日的天,总是阴阴沉沉,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空中带着凉意,林轻轻的毛衣里边是保暖秋衣。

在自己家的大玻璃前边眺望远方也是雾茫茫一片,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谢闵慎牵着她的手对她说:“轻轻,换身白衣服吧,我们去接小珝。”

“为什么闵慎?”

谢闵慎眼神炽热的望着林轻轻。

或许,林轻轻其实已经猜到了。

开庭的那天,只有她们出现在哪里,法庭的人被谢闵慎有意的隔离,安静的听着最后的结果。

当证据一件件的摊开。

刘氏不否认,“是,我杀了她,因为她要和林普离婚,她手中还有林普出轨的证据,离婚了,林普就要净身出户,我当然不会这样做,我曾经恳求过她,让她和林普五五分账就不行。”

她截止此刻说的话还是不知道自己错。

她是小三,还有脸去求原配五五分账。

“我承认,林轻轻和林珝的津贴是我花的,林普每年往老家寄的钱是我暗中截断的。我都承认。”

“我那晚将林普迷晕,我坐着出租车出去,监控早都被我剪短了,就连医院的,连电闸我都关了,那天不是停电,是电闸关了。”

“我就是将她捂死的。”

林轻轻的眼泪似珍珠断了线,不停地往下留。

她告诉谢闵慎:“如果,我没有结婚,没有怀孕,我一定会去陪我妈一晚上。我也会去痛哭一场,闵慎,压在我心头多年的石头,被击碎了。”

……

墓地,林轻轻和丈夫还有弟弟一起来到的时候,是在十一月初,她已经穿棉袄了,脸颊和耳朵被寒风刮的通红,还有眼睛。

“妈,闵慎替仇报了,刘氏死罪。”

她弯腰放下手中的栀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