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云天河是武盟的创始人,但是,现在武盟的统领者,是当今的武王。

在当今的时代,武盟鼎盛,属下人手已经达到了十万之多。

而当今武王的武功,同样也达到了非常可怕的境界。

在众多武盟的人心中,当今武王才是所有武盟弟子活着的神!至于创始人那是早就淹没在历史里面的人物,就算曾经伟大,但是,今人又何尝不可以胜过旧人?

几百年前,云天河离开武盟以后,第二代武王为了彰显云天河的伟大,为云天河铸造了一尊铜像。

武王战甲当时是穿戴在那尊铜像上面的,意味着云天河的精神永存,供后人瞻仰。

但是,十多代以后,有人推到了那尊铜像,战甲也扔到了库房里面。

只是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人怀疑过战甲有问题。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有问题,就当成一件纪念品,后面就更没有人在意了。

但是,这件战甲的传说,武盟好多人是知道的。

刚才龙隐提到战甲的时候,白崇山确实很愤怒。

只是现在龙隐提出条件,他打电话回去找陶安商量了一下,陶安等几位长老认为,一件纪念品保留下去实在没有意义,不如换点对武盟有用的东西。

手握气球学生服美眉图片

什么对武盟有用?

当然是炼丹术和医术。

他们武盟虽然和药王谷合作,甚至有一个药堂,但是,他们武盟渗透了好多年了,都没有得到炼丹术。

至于医术,其实武盟没有怎么重视过。

而龙隐已经证明过,确实会炼丹,甚至击败过药王谷弟子,那这炼丹术是真实存在的。

要是能够用一件无意义的纪念品,换到对武盟意义重大的炼丹术,这无疑是极为划算的事情。

至于那套战甲,不管是龙隐需要,或者是玉家需要,拿去都没有什么用。

只要当今的武王存在,谁也敢动不了武盟的稳定。

综合种种情况,武盟一方自然就答应了。

看到武盟提出的条件,龙隐心中大喜。

他都把炼丹术给了很多门派了,不介意再给武盟一份,要是战甲真的有问题,他就赚到了。

要是战甲没有问题他不能就这么把炼丹术给了武盟。

“想要炼丹术?”

龙隐淡淡地笑道,“白长老,你们应该不会不知道炼丹术的珍贵吧?”

“那你也不会不知道武王战甲对我们武盟的珍贵吧?

要不是为了武盟十万弟子的幸福,我们怎么可能舍得拿出云天河前辈的物品?

如果是其他的条件,我们根本不会答应。

但是,炼丹术关乎到十万弟子的福祉,就算云前辈在世,想来也是能够谅解的。”

白崇山淡淡地说道。

旁边的玉成辉急忙说道:“龙隐,这件事情你要考虑一下!”

他虽然不懂龙隐为什么一定要战甲,但是,武盟已经松口了,他是明白的。

想着曾经的雷简等等的宝物,他猜测这战甲是不是有问题?

他故意配合着龙隐,帮龙隐把真实意图再隐藏一下。

听到玉成辉的话,龙隐果然沉思起来,好半晌以后,才对白崇山说道:“除开战甲之外,我要武王七式,还要三斤灵土制造药鼎,还要一枚猴头果,只要你们给我这些东西,我就给你们炼丹术和医术。”

白崇山略一沉思,点头道:“成交!”

灵土是中州武盟内的特产,而猴头果是灵土上生长出来的药材,毛茸茸的像猴子脑袋。

灵土和猴头果虽然都珍贵,但是,比不上炼丹术对武盟的珍贵。

他们武盟和药王谷合作,虽然比其他门派合作要便宜一些,每次都是五五分。

但是,自己学会炼丹术以后,独占不好吗?

所以,白崇山答应了。

“这些东西,都在中州!”

白崇山看着龙隐说道,“你正好去参加交流会,到时候就可以拿到这些东西了。

现在,你应该去参加武道交流会了吧?”

龙隐笑了笑,问道:“交流会什么时候举行?”

“我们答应东林十天准备好,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天。”

白崇山回答道。

“五天以后,我必然出现在武盟总部!”

龙隐果断地说道,“我的蛊还没有练完,还得继续一下才行。

你放心,我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去。

要是你还不信,我让玉叔叔担保。”

玉成辉只得无奈地点头道:“我保证他一定会出现,否则你们找我算账。”

白崇山点点头道:“既然玉兄都这么说了,我没有其他意见了。

我的事情办完了,准备回去了,玉兄是一起,还是”玉成辉笑道:“我好不容易遇到我女婿,我有些事情得和他商量一下!”

“那行,玉兄你忙,我先走了。”

白崇山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等到白崇山离开以后,玉成辉陡然转身看向龙隐,神色不善地说道:“小子,你要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破坏我们玉家和武盟的关系。”

龙隐抬手示意了一下,拉着玉成辉走到一边,轻声问道:“玉叔叔,别和武盟走得太近,武盟会出问题的。”

玉成辉眼睛不由得一缩,问道:“你们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龙隐有些出神地看了看远方,回头看向玉成辉,笑着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说给你的事情,你就算知道以后,谁也不能告诉。

但是,你可以调整你们玉家的方向。”

“我是你岳父,把女儿都给你了,你问我这种问题?”

玉成辉怒道,“你难道以为,我是随便嫁女儿的?”

龙隐瘪了瘪嘴,说道:“别装了,事实我们都知道怎么回事!”

“少啰嗦,赶紧说武盟到底是怎么回事!“玉成辉催促道。

龙隐神色凝重地说道:“武盟内部,已经出问题了,不再是当初的武盟了。

更重要的是,有人已经混到武盟里面去了。

早晚,武盟都要发生剧变。”

华家的手伸得太长了。

训练的军队,发现的天坑,潜入的分舵主等等窥一斑而知豹。

华家现在欠缺的,就是天位高手。

只要有了天位高手,必然剧变!“你小子别说得含含糊糊的,赶紧说明情况!”

玉成辉催促道。

龙隐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情我也是推测,除此之外,洗心丹的事情,珊瑚有跟你说过吗?”

“说起洗心丹,你小子敢让我过来拿?

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玉成辉恼怒地说道。

龙隐笑道:“我是故意叫你过来的,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给你一颗洗心丹,你尽力突破到显圣实力,然后帮我出手一次。

等你这次出手过后,如果我们运气好,你们玉家最少有机会增加三个天位。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