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说:“我还挺想要一个女儿的,可大哥说,我敢要他就敢扔。”

林轻轻呆住,扔?这是奶爸谢闵行说得话?

云舒叹息,“我是不敢再偷偷摸摸怀了,万一怀了十个月生出来,又是一个小子怎么办,真被我老公扔了可咋整。”

“应该不会吧,大哥那么爱孩子们。”

云舒摇头,“们都不了解我老公,怀星慕的时候他拿我没辙,而且我生长溯是顺产没那么吓人。生星慕又是大出血又是剖腹产的,我老公就在我身边趴着,那次啊,是吓到他了。说不定他真会扔了,给我一个教训,让我知道他不想要孩子的决心。”

车子使出一段道路,停在一栋石砖红的别墅面前。

秦笑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下车,云舒发现杨悦也在。

云小舒上去就问:“杨悦,还不放心大嫂的车技?”

杨悦含笑摇头,“见识过大嫂的技术,放心。”

后车座,酒儿看到矜冷的杨二伯,兴奋的拍车窗,“二伯二伯,齐齐妈妈把我玻璃敲开,我和二伯说话。”

杨悦自然听到了酒儿对他的召唤,他打开车门,抱起那个兴奋的妞妞,酒儿仰天长啸,“哈哈哈~”帅伯伯又抱自己了。

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

林轻轻没眼看,长溯和雨滴也想下车。

到了个陌生的地方,好奇的孩子们想下车去溜溜。

孩子王秦笑笑立马去放孩子们。

秦笑笑热情的邀请云舒和林轻轻进门,“进来坐会儿吧,们还没来过我家,我们现在去逛街还早,一会儿和杨悦一起出门。”

地上来回跑着的孩子们让云舒和林轻轻暂时走不开。

于是,她们进入了秦笑笑家。

杨妈看着谢家的娃娃们,喜欢的张圆嘴巴,“上帝啊,还有这么可爱的娃娃们,快来让杨奶奶抱抱们。”

秦笑笑介绍,“这就是杨妈,我很小就和杨悦一起照顾我的杨妈。”接着她又对杨妈介绍,“穿黑色风衣的是云舒,我大嫂,爱豆的老板。咖啡色外搭的是林轻轻,我弟妹,爱豆同事。”

林轻轻笑容淡淡,常挂脸上。她和云舒相视,一个眼神便懂了彼此的暗示。

杨妈兴奋问:“穗儿,我那个爱豆啊?男的女的?”

秦笑笑:“戴翔啊,云舒是江左影视的小云总。轻轻是江左影视的歌星,但是她走后门,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走后门的林轻轻狡辩,“没有,我是正常的请假。”

杨妈的眼珠便成星星状态,她看着云舒,笑眯眯的问:“小云总啊,我们家戴翔在公司怎么样啊?”

“……挺好的。”

杨妈极力的对云舒刷戴翔的好感,她抱了最乖的雨滴坐在云舒的身边,“小云总,我们家戴翔真的特别优秀,长得也帅,痴情,演技高,还会唱会跳,全才。们一定要对我家戴翔好一点,他真的特别特别好,一定要重视他。”

杨悦对追星的老太太也是无奈的笑,不过这样也好,年轻态。

云舒笑着点头,“放心,戴翔是公司的一级艺人,公司力捧他。”

“那就好那就好,小云总,能不能帮我们粉丝传个话,让戴翔多发点微博营业,我们整天去戴翔经纪人的微博下看她动态。”

云舒心底惊讶,这个老太太这么时髦追星还去人家的微博底下催更。惊讶在心底,浅显的表面云舒笑着回答:“戴翔最近应该是在家陪白樱,公司给他有产假,不过的话我会给他传到。”

“谢谢,谢谢。”

林轻轻意外,杨妈看起来和婆婆一样的年纪,她整天追星知道小鲜肉,婆婆却大相径庭,娱乐圈的事儿婆婆从不知道。

云舒之前被要过戴翔的签名所以知道些,她还知道杨妈的另一个爱豆是苏聘儿。

杨妈还是有眼光的。

给自己的偶像刷了一波好感,杨妈开开心心的去领着谢家的娃娃们玩儿了。

她把为秦笑笑准备的零食全部分给了这几位孩子,“想吃,杨奶奶还给们做。”

看着孩子们,杨妈感叹,“少爷什么时候有孩子啊。”

几人十点才出门,杨悦也去公司忙。

谢闵行打了一个电话叮嘱安全和看好孩子别乱跑,谢闵慎医院忙起来经常会忘记给家里打电话,是家里的孩子们拿着手机得给爸爸说说话。

商场,秦笑笑暗中学习如何做好一位好妻子。受云舒和林轻轻的影响,她潜移默化的也在为杨悦看过年的衣服和鞋子。

已婚多年和未婚的少女解除了明显就会感到不同,秦笑笑就像个学徒,云舒和林轻轻都已经得心应手了。给孩子们试衣服,特别是将孩子手背后为星慕套袖子的时候,秦笑笑惊恐的瞪眼,“大嫂,别把星慕的胳膊掰扭到。”

云舒说:‘没事,孩子换衣服都这样。’

带孩子出门只要一个好处——减肥。因为要付出的活动量是孩子的三倍甚至更多,一会儿孩子跑了,自己要追。一会儿要和自己玩儿游戏,需要付出精力去应对。换衣服得哄着,用条件叫唤。一会儿大的要抱抱,一会儿小的在哭泣……

孩子们的衣服买的很快,不一会儿就买好了。

云舒想去给父母也买衣服,秦笑笑说:“我还没给杨妈买过呢。”

“麦穗,杨妈在家里也是这样么?”

“对啊,我们经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追星,杨妈追的比我痴情,网红杨妈知道的比我都多,哪些网红是靠模特出身的,哪些明星是模特改行的,还有那种网店的模特杨妈都知道。还有谁家粉丝和谁家是死对头,粉圈的事儿,杨妈可喜欢了,她微博粉丝比我都多还都是活粉。”

“和杨悦都支持杨妈追星?”

“支持啊,这是她的兴趣爱好。说起来杨妈是我们的佣人,但相处了十几年,我们早就是家人了。我家也没那么多规矩,就我们仨,说不准我以后有孩子,还是杨妈帮我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