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务处的老师看到云舒出现的时候,对云舒是黑眼相待,一直鼓动周围的老师,说云舒的不好,不是个正经的小姑娘,她一直在鼓动周围的人,为了一会儿开会的时候和她统一战线。云舒听到她的话,简直都在怀疑,这样的人说的话和社会二流一样,是如何当上老师的?

结果在云舒出现不久后,校长和一位轩昂的先生一起出现,学校老师都认得他,是云氏集团董事长,他偶尔受邀会出现在a大进行宣讲,这次又为学校捐出一栋实验楼,说起来可是a大的衣食父母。

会议室有短暂的躁动,在校长和云父都落座后,会议室陷入安静。

云舒坐在云父身后,乖巧的像个宝宝,和昨天嚣张跋扈的云舒毫不沾边。

会议内容都在围绕新捐赠的实验楼和对云父的感谢而进行交谈,校长的脸上挂着笑容,人也好说话起来,对云舒的事情绝不多提一字一句。

偏偏,有好事者非要不适时宜的提出云舒,apldo校长,云舒的事情该怎么说?aprdo

校长和云父的脸顿时僵住,在座的不知道云父莫名捐赠实验楼是为什么,校长可是门清。再者,商学院的院长已经向学校打过电话,证实,云舒的休学申请,他和书记都盖过章,已经移交学校。云父此举,只是让大家面子上都好看。

经过刚才教务处的老师煽风点火,周围距离她进的老师,纷纷提出意见,apldo校长,趁着这次大会,关于开除云舒的事情也商量一下吧。aprdo

校长观察到云父的脸色乌黑,他对手下的老师说:apldo关于云舒的事情,现在还没调查清楚不能妄自下定断。我可是知道云舒是个三好学生,成绩优异,还获得过奖项。对于这样的优秀学生,我们要深入调查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不能错过一个优秀的学生。aprdo

校长的话,云父听了内心并没有开心,他开口询问两位老师,apldo我云某想了解学校办理休学申请的手续,不知这位老师能否解答?aprdo

两位好事的老师都没想到能被大名鼎鼎的云董事开口询问,教务处的老师,荣幸的点头,apldo一般学校每年都会有休学的学生aphellipaphellip,先通过书记的签字盖章后,院长才会签字盖章,接着由院长移交学校,并说明缘由,对学生的情况是否都有了解,经过学校核实无误后,学生才算正式休学。aprdo

apldo也就是其中的手续,只需要院长和书记盖章即可对么?aprdo

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

老师闻言,apldo是这个意思。aprdo

云父听后,点头,接着将目光对向在座的人,apldo商学院院长和书记在么?aprdo

商学院的院长起身,他对云父很尊敬,他曾经听过云父的演讲,受益颇多,apldo云董您好,我是商学院院长陈鑫。aprdo

云父也起身,两人都显得很庄重严肃,像是高级学者开的见面会,两人的礼貌相处,对刚才教务处的老师,形成鲜明对比,这才是一个学者该有的态度。

apldo院长您好,我是云尘,是云舒的父亲。aprdo

轰!的一声,一句话在会议室众人的脑海中炸出了锅。教务处的女老师震惊的看着云舒,她不敢有任何言语。

院长也很震惊,云舒的嘴太紧,从未听过她竟然是云董的女儿,未来是云氏集团的接班人。

apldo院长,今天我也是作为一名父亲前来,亲自了解一下,我女儿休学事件的起末。当时,我女儿的休学申请,您盖章了么?aprdo

apldo我和商学院的书记都可以做保,当时我们确实盖章了,并且已经移交学校的档案室。经过学校的审查,学校确实批准了云舒的休学申请。aprdo

云父点头:apldo好的,多谢院长对我女儿云舒的照顾。aprdo

两人坐下后,云父将视线对上校长。

校长地处尴尬环境,云父当着众人亲自开口询问,已经是对校长最大的打脸,如此,校长却不敢多言什么。

apldo校长,关于实验楼的资金,明天我会命财务部拨款,希望这笔资金真的能用在建设实验楼上。另外,小女的事情,麻烦校长多多上心,档案室属于重地,我们不便去检查,那就有劳学校的老师了。我们等结果。aprdo

话已至此,校长当着下属的面,承诺云父,此事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云父在最后捧了一下校长,起身和校长一起离开会议室。

在知道云舒的身份后,教务处的女老师,大气都不敢出,她的尖酸刻薄此刻都在攻击着自己。

云舒在身后叫着,apldo爸,你等等我。aprdo

林轻轻在办公室外等着,看到云父和校长出来,弯腰问好。

云父:apldo轻轻,你在这里等小舒么?aprdo

林轻轻点头:apldo叔,我担心小舒。aprdo

校长指着林轻轻问云父,apldo云董,认识?aprdo

云父点头,apldo和小舒一样,都是我的女儿。哈哈aprdo

校长配合的大笑,两人离开。

在大家都松口气,认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的时候,这条消息不胫而走,众人都不知道云舒是谁,却上了热搜。

与此同时的谢家,也收到消息。

云舒怎么也想象不到,消息能传递的这么快。她还在开车回云端别墅的路上接到谢宅打来的电话,apldo喂,管家伯伯。aprdo

apldo大少夫人,将军让你现在回来。aprdo

云舒没有多想,挂断电话,前边路口掉头回谢宅。与此同时,谢闵行也接到电话。他下楼梯的空隙,拨过去云舒的电话,apldo你现在在哪?aprdo语气充满紧张。

云舒意识到不对劲,将车停在路边,apldo我准备回谢宅,发生什么了?aprdo

apldo先别回去,给我发个定位,我先去找你。记住,没有我陪你,你不能回谢宅。aprdo

云舒不知发生了什么,她直觉相信谢闵行,于是在路边等谢闵行。

手机上,云舒的名字上了热搜,同时还有云氏集团。云舒当事人还什么都不知道,谢闵行看到手机吩咐下边的人,apldo这条消息必须压下去,查查是谁发出的这条消息。apr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