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那会儿的气色好了许多,她一身病号服在医院笑着为妹妹解释,她细致的部都解释了。

艾拉不知不觉中握起了拳头。

她越听到后边,越愤怒,这种火快把她烧成炭。

“好了,以上是姐姐的解释。

真的,方俞超级爱你,他一直在顾虑你的心情,为了你他可以放弃一切,真的是他的一切。

我们已经签好离婚协议书了,他一直都是你的。

姐姐等你回来哟。”

艾薇的笑容停留在最后的一刻。

艾拉看完,一瞬间就明白了阿桑的不舍得了,这段视频中,不仅有她的解释,还有她对阿桑的深深的爱,他想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多看看,对旧人的思念不断。

“为什么是这样?

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沈方俞,你真混蛋。”

艾拉的泪断了线,啪嗒啪嗒的滴在酒店的地板上。

空气感柔顺女孩安静唯美氧气型写真美女图片

她的身子都是颤抖。

这一切和她想的都不一样。

她恨了姐姐那么久啊。

“沈方俞,我是你的恋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艾拉吼的嗓子都破了音。

她上去锤打沈方俞,“你混蛋死了,沈方俞,我恨死你了啊,啊。”

艾拉无力的拽着沈方俞的衣服,撕扯,“为什么啊。”

艾拉歇斯底里的叫,她知道真相快崩溃了知道么,姐姐再也回不来了知道么,啊!阿桑也哭了,“艾拉小姐,是我的错,是我没本事。”

艾拉将视线转过去,她看到阿桑,扬手就是一巴掌,碍于她悲伤到极致的心情,她的力气也没有多大。

她指着阿桑骂:“庸人,窝囊,艾薇瞎了眼了看上了你。

你不知道通过正大的途径去求得所爱,竟使一些小人的手段,你连小人都不如。

没本事,没骨气,没志气。

你会不会出门大方的闯荡几年回来娶她啊。

用我男朋友光鲜亮丽的身份,来为你们铺路,你们想过我们了么?”

阿桑哭着点头,“因为知道你的脾气,所以才瞒着你。”

艾拉激动的晃着阿桑的身子,“知道我脾气不好,瞒着我?

然后给我一个视频解释么?

你们想过没有,她和沈方俞领了结婚证后,我怎么毫不介意的和他日后在一起生活?

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我去的地方你们找不到,这个u盘你们怎么给我?

如果我在异乡遇到另外的爱人,我直接放弃了沈方俞,那……那方俞怎么办?

他的家人就剩下我了。

难道,他要为你们的幸福而牺牲他的幸福么?

你们真自私,无耻之徒说的就是你们!”

沈方俞听到艾拉的话,他眼眶泛起了雾水,小艾说,他的家人就剩下她了。

对啊,他真的只有小艾了。

艾拉站直了,她摸了下眼泪,越过阿桑出门。

沈方俞紧张的跟在她的身后,“小艾,你要去哪儿?

听我说,妈的病需要稳定,不能恶化,你先深呼吸,如果还生气,我去替你出气好么?”

艾拉扭头怒视,“沈方俞,你为我出气,你要怎么为我出啊?”

这一问,沈方俞哑言了。

艾拉下去,她拦了一辆出租车,报出医院的名字就走。

沈方俞开着豪车在后方步步紧跟。

到了医院,他自知是拦不住,只能跟在艾拉的身旁,护着她不受伤害,如果艾伯爵敢打她,他定然不会手软的还回去。

病房,艾伯爵气的下巴都在颤抖,艾夫人刚才又经历了刺激,此刻,她被医生打了镇定剂在休息。

见到艾拉和沈方俞的出现,艾伯爵拿着凳子就要砸过去。

沈方俞抱着她躲开。

艾伯爵:“当初死的应该是你,小薇死的冤啊。”

艾拉;“我看该死的是你!”

她指着艾伯爵说:“害死我姐的罪魁祸首其实是你了,你想要儿子,呵呵,这就是上天对你的报复,让你没有。

你寄希望于一身的女儿,因为你,抢了她妹妹的男人也得了报应死了。

这位先生,为了你所谓的面子,你还执迷不悟,呵呵。

我在来的路上已经联系好南报社的编辑了,我告诉了他第一手的八卦。”

艾拉越过沈方俞的保护,她超前走了一步:“我说,我是艾伯爵的小女儿,我怀了沈方俞的孩子。

稍后,你将会见到,南国各大报社贩卖贵族艾家的丑闻。

我不在乎,只要能把你的面子放在脚下踩,我就不后悔。”

艾伯爵捂着心口,他指着小女儿,“你,你当时出生的时候,我怎么没把你掐死。”

艾拉的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

她再次转身离开。

沈方俞要跟着,她却说:“让我一个人静静吧,你去花墅等我。”

沈方俞见到她突然提起花墅,还说要他等她。

他抱着艾拉,激动的问:“你原谅我了?”

艾拉垫脚,当众吻上了沈方俞的唇,“沈方俞,我从十四岁爱你至今。”

沈方俞喜极而泣,他终于听到艾拉说爱他了。

他紧紧的搂着艾拉。

“让我静静吧,晚上回家找你。”

“我担心你不安。”

艾拉指了指医院的走廊,“我就在这里坐着,你不放心,可以一会儿来偷偷的看我。”

沈方俞应下,“好,我回家打扫卫生,一会儿来接你。”

艾拉点了点头。

忽悠走沈方俞,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视线内。

艾拉上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尽最快的速度去机场。”

……沈方俞在路上开心过后就是疑惑。

小艾的情绪太反常,她生了这么大的火,还没骂自己打自己,她怎么会突然平静并且原谅他?

越想越不对劲。

他立马打转方向盘朝回赶。

结果,到了医院,却发现那个位置根本就没有人。

“操!”

沈方俞一脚踢在椅子上。

他拨通自己的人电话,“帮我查艾拉的信息……”半个小时候,天空一架飞机飞过。

艾拉的行李生活用品什么都没带,就这样突然的飞走了。

一周后。

沈方俞放弃了在南国境内寻找艾拉,南国,包括南墨这个权利滔天的人也出手了,丝毫没有艾拉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