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门,万里寂静。

秦笑笑呼吸出来的热气在灯光下清晰可以看到。

她轻声说:“好安静啊。”

在家里,屋子里有电视在响,还算嘈杂热闹。出来后,连只鸟儿都没有,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们两个人。

她穿着厚厚的靴子,踩在雪地上,万籁俱寂只能听到“咯吱咯吱”的踩雪声。

秦笑笑弯着腰,看着地上她的脚印。

天上的雪已经停了,白色的地面让夜晚比以往更亮。周围的景色秦笑笑能清楚的看到,都是一片清冷色。

杨悦锁门,走在秦笑笑的身边,牵着她的手往幽静的小路上走。

秦笑笑伸开胳膊,“你抱着我转转圈。”

杨悦单手裹起她,带着她在平展的道路上,满足她的小要求。

秦笑笑大胆的在无人处大喊:“耶~杨悦,我爱你~”

男人的喉结动了下,他放下秦笑笑,望着她的眼睛说:“麦穗,我爱你。”

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

他挑起秦笑笑的下巴,微微弯腰吻在她的软唇之上。

天知道,地知道,雪也知道,他们相爱。

与墅很大,太多未被涉足的地方。秦笑笑用脚后跟在地上画心,写上她和杨悦名字的缩写。“这种方法很老老套,但是这能让别人知道QXX爱YY。她们是一对。”

杨悦站在路边,看着活泼的少女肚子也玩儿的开心。

他眼前的美景,是以后,历年,皆是如此。

各有各的福,紫荆山人多,部聚集在一起看春晚。

谢爷爷刚才听了首军旅之歌,他往事用上脑头。跟着小辈们又吹嘘了一阵当年自己牛哄哄的经历,家靠两个狗腿子充当没见过世面的人在接谢爷爷的话。把吹牛的老人捧到了天上,乐滋滋的。

谢夫人看着电视上出现的熟人,她指着问:“小舒,这是你们公司的闻人吧。”

云舒亲昵的问:“妈妈,你咋知道嘞?”

一个称呼也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情,云舒的一声‘妈妈’让谢夫人特别喜欢听,这总能激起她对子女的保护欲和宠爱。谢夫人笑着解释,“你忘了,有星星的时候孩子在你公司妈去你公司照顾他了几个月。当时你们公司的艺人妈知道的都差不多了。”

云舒恍然想起,“对,我竟然忘了。闻人今年上影视比较多,这次的晚会也邀请她了。这女生也是看着柔柔弱弱的,每期的跆拳道考核,也是前三名。”

林珝:“那以后谁娶她谁倒霉。”

云舒余光坏笑的看着林珝,“要不,你娶?”

“行啊小舒,妈看行。”谢夫人家的三个孩子家庭稳定,她没闲事儿操心了,就开始操心林珝了。

小珝说:“小舒姐,你不觉得她老么?”

云舒:“你看你什么眼光,人家和你差不多好么。”

林轻轻在想云舒和婆婆刚才的话,“小舒,闻人今年多大?”

林珝放下手游看着真去打探的林轻轻,“姐,你敢当媒婆,咱姐弟俩二十年的感情就此了断。”

云舒大笑,她看着主持人说道:“想当初,某人也是当过主持人的啊。”

这个某人低下了头,“小舒,你知道我情况。”

“我知道啊,生了个双胞胎,在家休息了四年。轻轻,你这路和最初毛经理为你安排的完相反啊。我最开始让程爷爷给你弄那个基金会的名号,也是为你复出做准备。你可真好,慈善大使你是真当上瘾了。”

林轻轻脸红,前段时间她的忙碌便是如此,尝尝往残疾孩童处跑。接着自身的优势,一些看不起病的孩子她回家吹吹枕边风让谢闵慎给安排了。谢闵慎知道这件事,但是媳妇儿不让他对外说他就不多嘴。“我就多帮了几个先天残疾的孩子。”

云舒说:“我没不让你帮,这也是好事儿,就是感慨一下。”

酒儿肚子吃的圆滚滚的,她站在云舒的身前玩儿睡着的星慕弟弟。听到娘娘提起妈妈的名字,好奇问:“娘娘,我妈妈怎么啦?”

云舒说:“你妈妈曾经和电视上穿粉裙子的阿姨一样,是个主持人。”

“咦,那我妈妈为啥不在电视里,在我爸爸身边呀?”

“因为轻轻想陪着你们过新年啊。”

酒儿鼓着嘴巴,“那我也可以去电视里看齐齐妈妈呀,我想让我妈妈穿布灵布灵会发光的裙子,可漂亮啦,爸爸说我妈妈是仙女~”

林轻轻羞涩,她娇嗔的拍了下丈夫的肩膀,“让你在家对着孩子们瞎说,她把你供出来了吧。”

谢闵慎对女儿拍拍手,“过来,爸手机上有当初你妈主持的节目。”

酒儿走过去,林珝说:“抱台电脑,我们一起看看。我姐主持的时候,我估计正傻着呢,我也没看过。”

谢闵西回卧室抱出她的电脑,江季在电脑上搜索一番,翻出当年的视频,他放在桌子中间,大家的视线从电视上转移到了电脑上。

谢闵慎感叹,“轻,你还记得我们当时发生的事情么?”

林轻轻道:“当然记得。”

一个去后台换衣服,一个去后台卸妆。直男脸上上妆难以忍受,结果谢闵慎不知道哪个是卸妆的。林轻轻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的上手为他擦净脸庞。“我当时给你洗面奶你都不用。”

谢闵慎现在才说大实话,“我当时用了,那显得我多娘。你可能会觉得,这个男人这个娘,追我的时候我可不答应。钢铁硬汉形象,虽然直男了点,但是可以追到你。”

林轻轻肩膀晃了他一下,“贫嘴。”

酒儿看到戴翔作为男主持人出来,她兴奋的指着手屏幕,“帅哥哥,娘娘,我的帅哥哥,雨滴姐姐,他是我的帅哥哥。”

随后,她又看到穿的一身盎然生机色的林轻轻,“哇,轻轻妈妈是仙子。”她撅着嘴,对着屏幕,吧唧一口,开心的拉着雨滴说:“姐姐,你也亲亲妈妈。”

随着林轻轻的介绍,镜头对准谢闵慎。

“哇咔咔,雨滴姐姐你快看,我们爸爸也在电视里。爸爸~爸爸。”